陈彌

无法定义.

也是很能表达心情的一首歌了。

讲真,那天看到靳师傅的时候我内心期待的是东哥……

今天又重温了一次德扎,除去现场版的这大概是第四遍了,还是被深深地震撼。
人如何才能摆脱自己的影子?

“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
@Margherita C. 

@Margherita C. 
读了马哥几篇文章,深爱您啰啰嗦嗦貌似说不出个所以然却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文艺复兴时期写法。我们Cultural Foundations教授说他认为写作看重的是style,我认为在您的文章里找到了。当然我说这些都是班门弄斧了。
很久没写中文了,献丑手写了一段S先生里的情书,希望马哥笑纳。

生活段子1

*声明*
文字内容属于我。
就是存个梗,然而这个梗能写这么长我也是没有想到。再次暴露了话唠属性。
不知道有没有2。

我觉得我坐了趟假火火车。
从波士顿回纽约坐了Amtrak。看完攻略后我对坐Amtrak的印象是大把大把好风景,临窗惬意,时不时小酌一杯(当然我的年龄告诉我臣妾做不到啊)。然而事实上当我背着一个黑色Jansport一手拉着一个早就在托运中蹭得乌漆麻黑的无印良品登机箱还要尝试着不让左手的军绿色大棉衣滑到地上时,浪漫分子早就跑到别的车厢去了。车厢里几乎每个双人座都被一个人占了,我理解,谁都不想和谁坐嘛,我也常这样。只好默默腹诽这个人心隔了五十个肚皮的时代哟。前路茫茫,开完会疲惫的我实在想歇了,看到一个人坐窗边,旁边空着,礼貌性地问了问这儿有人吗,得到否定的答复二话不说塞了行李就坐进去。坐窗边默默看kindle的小哥像是有点诧异,但也没说什么就继续转回去看他的kindle了。
虽说我累的想睡个三天三夜,然而第二天的social foundation阅读和周五的数学placement test逼的我还是得爬起来再战。默念我爱学习学习爱我,我打开了笔电,看着数学书,讲elasticity怎么算,我看了十分钟愣是没翻页。在我觉得连隔壁小哥都要嘲笑我的时候果断放弃,转头上网查了Leviathan的pdf。然而虽说是火车,这晃动程度还是让我差点瞎了眼,差点没把在火车站吃的美式中餐吐出来。
可以,算你狠,诚心不想让我学习是吧?我告诉你,我这人没什么优点,就是越挫越勇。我就不信,这样你还能打扰我?
于是我斗志昂扬地磕上小桌板上的笔记本,抱住倒头就睡。
我就不信这么晃我还睡不着!
……
过了半小时,恍恍惚惚醒了。爱玛还真睡不着,感觉都要颈椎病了。一看旁边那小哥居然还在看kindle,不得不承认人家就是比咱勤奋好学,大概是博士屯来的。我怕他在我睡的时候要出去不方便,就先打探下情报。“你在哪下车?”“我去纽约。”“这么巧?我也去纽约。”“perfect。”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小哥又看他的kindle去了。我也有个kindle为啥我没觉得那么好看?大概是因为我的不是paperwhite吧。
快到点的时候我以为要到站了,屁颠屁颠去把小箱子拿下来严阵以待,然而报站却是另一个地方。没经验的我吓呆了还以为睡过站了,于是转头小心翼翼地问小哥:“New Rochelle是不是New York啊?”小哥大概也是没想到我会这么问(or我会这么笨),带着少许讶异而机械地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回去看他的kindle。我已经放弃吐槽他有多喜欢那个kindle了,果真书中自有颜如玉,反正比我颜好。
尴尬的我在抱着箱子等一站还是把箱子放回去的选择中天人交战了五分钟,还是决定把它放回去,毕竟我查了谷歌地图还要二十分钟呢,这样hold着箱子等到站我腿也差不多废了。
到站前我麻溜收拾了行李,包括那包我在Tufts买的以便充饥的薯片。(接下来省略……)
回到宿舍我发了一条朋友圈以展现我对纽约的爱恨情愁。
“就算再怎么羡慕Boston那种college town的氛围,在踏出Penn station门口的那一刹那,看到人来人往的繁忙街道和熟悉的路标,还是只想感叹一句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啊。”
然而评论里一水“Boston真的很好啊”“有校园真好啊”还是让我觉得我上了个假大学。大家都没有school pride吗?说好的爱国爱党爱家爱校呢?(雾)
1到这就算完了吧,我凌晨两点坐在这里写然而其实本意还是去复习那个placement test啊!!
麻溜滚走。

最近有句流行语叫“笑得像个三百斤的孩子”,我觉得我生病的这几天边颓边吃差不多也有三百斤了。